PG电子

车间主任 作者:姚秀东

发布时间:2023-10-13阅读次数: 次

佛说:今生的相遇,都是前世的相欠。

在全世界五十多亿人中,两个人能够相遇,那是一种缘分;两个人能够成为朋友,成为同事,那更是天大的缘分。今生的相亲相爱,相恨相杀都是前世之因。郭龙腾和凌正就是有缘分的两个人,不仅是同学,还是同事,还有相看两厌的眼神。

郭龙腾和凌正都是寿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,十年前被招聘到舜耕山矿业集团的铁运公司,都是干电工的,都想干一番事业。郭龙腾很会经营,领导们很看重他,很快干到车间主任的位置。凌正虽然技术好,肯干活,但嘴不好,就是不受领导们待见。有一次段里开民主生活会,征求车间的意见,别人都说领导干的不错,或者说没有意见,只有凌正,竟然给分管供电专业魏段长提了一个建议。“要加强业务知识的学习,不能外行领导内行。”魏段长是从机务段调过来的,对业务本来就不怎么样,就担心别人说他技术上的不行,就凌正偏要提这个问题,还说不能外行领导内行。

刚分到单位时,有着共同的理想,希望在祖国需要的时候,自己能够有能力奉献自己;希望企业在危险时刻,自己能够挺身而出,用肩膀扛起责任,用行动践行铿锵的青春誓言。那时,两人关系还是比较亲密的,凌正是舜耕山市人,父母就在这个公司工作,标准的职工小子弟。郭龙腾是外省人,为此,凌正经常请他吃大排档,请他撸串、喝啤酒。当然郭龙腾是不付钱的。十年过去了,他们成为彼此讨厌的样子。郭龙腾讨厌凌正的呆板、固执。凌正讨厌郭龙腾虚伪,爱占小便宜。郭龙腾的包里经常有空开、灯泡一些小东小西的,拿回家,又不是自己用,只为送人。郭龙腾自以为是领导了,很少和凌正一起撸串了。在职工面前高高在上的,在领导面前,点头哈腰。这些都是凌正看不惯的地方。

1、“你怎么能干这样的事?糊涂了?”凌正一进门,就生气地抱怨着郭龙腾。凌正心里还想维持亲密的同学关系,至少目前是这样想的。

凌正虽说是副主任,和郭龙腾是寿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的同学,关系不错,所以有时也批评批评自己的这位领导-车间主任。

郭龙腾有些不以为意。“坐下说。我干什么事了?让你怎么生气!”

凌正看到郭龙腾在装,心里很不舒服。“给季段干活的事!”

郭龙腾很是诧异。“你怎么知道的?

凌正并始终没有坐下来,站在郭龙腾办公室的门口,有关心的成分,也有指责的意思。“还我怎么知道的!你又不是一个人去的?没有不透风的墙!”

郭龙腾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看着凌正说:“知道就知道吧!我是休息时间去干的活,又不违反什么规定。”

凌正觉得郭龙腾是在回避自己,明明知道自己有问题,就是不说,还在那装。“你是休息时间去的,可你用的公家的料!”

郭龙腾一脸无奈的表情解释原因。你看,那天,季段长找到我。他问我:“十千瓦的电器需要多粗的线子?”

我说:“至少要6个平方的铜芯线,季段,有什么帮忙的,说一声。”

季段说:“还真有个事想请你帮忙。我家儿子办了一个小企业,需要上一些设备,你看,我又不懂,想请你给指导指导。”

凌正听明白了郭龙腾的话,就是他自己主动去帮忙的。你带料去免费干活,怎不再请领导吃顿饭呢?“季段要你去指导,又没让你去干活?还带着材料去干活?”

郭龙腾笑了笑:“你老婆让你亲一口,你亲一口就完了?不干别的?所以说,你太呆板了!PG电子不得不想领导之未想,急领导之未急呀。”

凌正知道这就是郭龙腾的风格,不想再争辩了。“那你用公家的料干私活,是经济问题!查出来,你这辈子就完了!”

郭龙腾似笑非笑地说:“我一个供电车间的主任,干点电工活,还要自己买材料?传出去,还不够丢人的!”

凌正心想,这样贪小便宜,三观不正的人,迟早要吃亏的。有他去吧,怎么样,都是他自己作的。“就你胆大,早晚要出事的。”

郭龙腾有点不高兴了。“这算个什么事?!还能出什么事!?好了好了,不说这个了。你那个庙东站双电源转换柜安装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?秋天可是干活的好时节,要加快进度的!”

凌正在郭龙腾座子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汇报起工作来。“施工前准备已经就绪,已经完成双电源转换柜内空开电缆的压接;箱变电缆井内的积水抽干;双电源转换柜切换试验也完成,试验正常。就等着要点干活了”

郭龙腾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神态,端起车间主任的架势。“你办事,我还是很放心的”

其实,这就是个小活,就因为庙东站是公司机关所在地,一旦停电,会影响领导们用电。对于郭龙腾来说,影响领导的事都是大事。而对于凌正来说,这就是一项工作而已,只要不出安全问题,就没什么大事。冯庙车间有8个工区,管二十多个车站的供电业务,那个月没有这样的活!

2、郭龙腾之所以能当上主任,绝不是无缘无故的。除了过年过节必然给领导拜年外,领导说的话都认真听;领导安排的事都积极去做,领导就是天。

秋鉴是一年最繁忙的时段,除了正常的维护外,还要对每一项设备进行秋季鉴定。一个车间四百多台变压器,二十条高压供电线路,80多台高、低压配电柜……要是做到一台不漏,一台不错很不容易。

吴桥站工区是一个偏远站点,这次的秋鉴报告中就出现了明显错误,不仅漏鉴两台偏远地点的变压器,你这个设备的技术数值,竟然能比上一年度还好。魏段长立即通知郭龙腾到段长办公室去。

“这是常识性的东西,我也懂的!设备的性能只会越来越差,你这个怎么会变好了呢?难道是你维护的好?是不是觉得我是外行?”魏段长很生气。

郭龙腾听出了魏段的意思,连忙说“魏段,我的责任,我错了!”满脸赔笑地给魏段的续上热水。郭龙腾就是这样,不仅认错,不解释,还能给领导杯子里续上水。

魏段长见郭龙腾承认了错误,也不再批评他了。“这事就这样了,要尽快整改!还有杜段线(杜集站至段湾站)高压线路电杆杆号要用油漆刷一遍,让领导乘坐通勤车时,就能看清楚,有问题的是那根杆子。秋收期间要完成,这个不能拖了,这是公司严经理安排的工作,要有敏感性。”

“好的好的,一定完成。”在郭龙腾心里,段领导安排的工作都要立即完成的,况且是公司领导安排的,那是必须重视的。

回到车间,郭龙腾就召开了班子会。

冯庙车间党支部书记仲广辉、车间副主任凌正、车间副主任马跃勤在会议室开会。

长形的会议桌上,郭龙腾坐在主位上,仲广辉坐在旁边,两位副主任坐在更下一点的位置上。人再少,位置不能错。郭龙腾很注重这些,坐在那个属于自己的位置上,似乎就有了更大的权力,说话的底气更足了些。车间党支部书记虽然和郭龙腾是平级的,但仲广辉已经五十七岁了,除了党务,几乎就不问什么事了,就等着退休了,所以他也就不计较这些。郭龙腾却把他当作副职看。

郭龙腾看了看会议桌旁的几个人,脸色骤变,立即发起火来。吴桥工区出现的这个问题很严重,在秋鉴中弄虚作假,管理混乱,不负责任,魏段长很生气!后果很严重!工长曹传亮负有直接责任,我要处理人!吴桥工区是马主任分管的,马主任有没有责任?PG电子都是管理人员,要尽责,要担当!

马跃勤脸色也越来越难看。“我有责任,我愿意接受段里处理;工班上报秋鉴报告时,我公休在家,工区的秋鉴报告是你审的吧,你怎么就没看出问题来呢?”

马跃勤心里想,就知道拿领导的话来压人,你难道没有责任吗?

仲广辉看到两人要吵起来了,赶紧说到:“PG电子都有责任,有错就改就行了!”

郭龙腾看看马跃勤的气势,也意识到自己把关不严,也是有责任的,就不再说了。然后布置了第二项工作,杜段线高压线路刷杆号工作,公司严经理安排的工作,PG电子要有敏感性,要有眼力见儿”。


杜段线是凌正的管辖范围,相当于给凌正下任务了。

“任务倒是不复杂,但时间太紧,现在有的片区已经有收割机进田地收割水稻了,363根电杆,17公里的线路,白漆刷一遍底,再用红漆刷一遍字,等于两遍,十天左右的时间,太紧了。而且据我所知,PG电子目前没有油漆,没有字模”凌正说出这项工作的困难。

郭龙腾脸色平和了些,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。是凉白开,自从知道乔段长喜欢喝凉白开后,郭龙腾的杯子里就不再有茶叶了。“我再强调一遍,这是严经理安排的工作,工作你来安排,油漆、字模的事我来解决。”

凌正不明白为什么是这样的?领导安排的工作就是重要工作,领导的讲话就是重要讲话?“这不是谁谁安排的就重要,工作也要讲科学合理,这样安排不合理,而且天气还这么热!”

郭龙腾有些生气了,每次给凌正安排工作,就像是求他干活似的,真的分不清大小王。义正词严地说:“企业高质量发展需要有责任、有担当的干部!你不能什么困难都不克服吧!”

凌正反驳道:“你就会唱高调,好好好,你把油漆、模子搞来,我就干。22桶白漆,10桶红漆,两套模子,你这两天能搞来?”

郭龙腾心想,李云龙要是都像你这样,还能打什么胜仗!我有什么办法需要跟你汇报吗!“我来想办法。”

凌正回复道:“走加急材料计划,也需要十来天,东西到了,时间就过去了。”

郭龙腾拿起杯子和笔记本往外走,有点不欢而散的意思。“这个你不要管,你只管干活。要担当就要有作为,做事总是有风险的,天底下,哪有那么多四平八稳的事!”

第二天下午,果然,有一师傅送来油漆。“PG电子郭主任还真厉害,这个问题也能解决。”凌正向郭龙腾说。但这个油漆来源和途径,让凌正很疑惑!”

干活,凌正是不怕的。他喜欢一块拼命干、流汗过后,冲个澡,躺一会儿的那种感觉,那是奋斗的感觉。他经常会记起来,父亲给他讲修大铁路的故事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刚刚修大铁路线路时,设备很落后,仅有的带自卸的平板车是用来拉矸石垫路基的,其它很多工作要靠人力完成。父亲和他的同事们,就主动义务加班,从轨道平板车上,用铁锨卸砟子,一干就是一夜,第二天换一批人再干,绝不能影响进度。母亲夜里也会去给干活的同事们送饭。公司就从那个时候起,总结了大铁路PG电子 。想想那个场景,凌正就热血澎湃。他觉得自己身上有一份责任,把这种PG电子 传承下去。

杜段线由两个工区分段管辖,两个工区从两头往中间刷,早出晚归,每天以120根左右的进度为目标。这几天,凌正每天都在跟班,连续5天没有回家了,工班职工是小班制,每天轮流换,只有凌正是每天都在岗的。终于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任务,凌正很高兴,郭龙腾也很高兴!

3、秋天是收获的季节,对于冯庙车间也是有收获的。“马跃勤要调到段技术科、段党委工作部要下来考察干部,要准备一下。”仲书记向郭龙腾通报了这个事。这个消息让郭龙腾很高兴,调走一个副主任,就要推荐一个副主任,提拔一个工长,自己的一些打算就有可能实现了。毛家铺工区工长李舜是公司严经理的外甥,这次一定推荐他。如果能和严经理拉上关系,自己的下一步路就有指望了。况且李舜很会说话,总是郭大主任长,郭大主任短的。什么是大主任?就是正主任!不同于凌正那样的副主任,听着让人那么舒服!至于毛家铺工区工长这个位置,就给叶子阳吧,毕竟人家送了那么多的烟酒,不能只拿钱,不办事呀。

班子会依然很顺利,实现了郭龙腾想要的东西。参加班子会的只有三个人,郭龙腾、仲广辉和凌正。郭龙腾根本就没有遵守正职最后发言的规定,一开始就提出推荐李舜为副主任,提拔叶子阳为工长的建议,仲广辉一如既往地这也行,那也行,就是没有他自己的观点,似乎怕得罪郭龙腾似的。只有凌正,还要发表自己的看法。

李舜,连个工长都没干好,怎能推荐他?留了个郭德纲式的小平头,手上带着两串被刷锃亮的珠子,像个混社会的。一说话,就是他舅说的,或者他舅妈怎么怎么的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严经理的外甥。这样的人推荐上去,能有什么好?

这些话都是个人私事,凌正不能摆在桌面上说。凌正说:“李舜克扣职工奖金、职工因调休就要请他吃饭的事,还没处理呢,推荐他合适吗?”

郭龙腾愣了2秒钟。“没处理,说明就不需要处理,谁还能没有一点错?PG电子的工作是要实现领导意图的,这就是讲政治!”

凌正突然觉得郭龙腾很可怕,什么事他都能说出理来!当年为青春而奋斗的初心到哪儿去了?入党时的初心又到哪儿去了?才三十岁,一身笔挺的制服佩戴规规矩矩的肩章、一尘不染的头型、一脸正气的模样,心中怎么竟没有了正气呢,成了官油子了?

“还有叶子阳,虽然看似很老实,但他技术不行呀!当了工长,职工干不了的活,交给他,他怎么干?干的了吗?干的不累吗?”凌正说。“张同懿还是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,技术好,还肯干,怎么不提他?”凌正很清楚,叶子阳给自己送过一张购物卡,当时也不知里面有多少钱,但自己拒绝了。他会不会给郭龙腾送,会不会给仲广辉送?自己就不知道了。

郭龙腾看了看仲广辉,又看了看凌正,“人的进步需要一个过程,更需要一个平台,叶子阳一定也能行!张同懿也很优秀,有机会再推荐他吧。”

研究人员问题,两个正职同意后,才能上会,凌正是知道这个原则的,但该说的自己还是要说的,虽然起不到实质性作用。但这样一说,郭龙腾和凌正的关系就更疏远了。

人员的推荐得到了魏段长的好评。“就是要把能干事,会干事,能干成事的人放到合适的位置上吗!”当然,段长乔治国同志也询问凌正车间班子会情况,凌正一五一十地把会上的争辩和自己的想法进行了汇报。

4、干工作总会有意外发生的。十月份的天气,秋高气爽,正是干活的黄金时段。凌正带人在段湾站敷设电缆,9点左右,准备工作还没完成,就看邱润之双手紧捂着肚子,满脸都是汗……

开班前会时还好好的,这怎么了?凌正赶紧上前询问:“邱师傅,怎么了?”

“我肚子痛!痛的厉害。”邱润之满脸痛苦地说。

凌正结合邱润之有高血压病的情况,判断可能是心肌梗死。立即向郭龙腾和段里做了汇报。并打了120救护车。郭龙腾说,你在现场,你看着处理,我这就往医院赶!

电缆敷设作业被凌正暂停了,毕竟人的生命最重要。

凌正一边安排施工车辆将邱润之往市第一人民医院送,一边和医院救护车医务人员联系好,计划在路上进行了交接,凌正和一名职工随车护送人民医院。

在救护车上,凌正联系了邱润之的妻子田小娟,简单说明情况后,要求她带着医保卡,两万块钱立即赶往第一人民医院。

邱润之从发病到送到医院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。经CT检查,确定是心肌梗死,需要立即手术。可这时,田小娟还没有到现场。现场的医务人员说,救命要紧,不能等,需要有人签字。凌正说:“我来签。”医务人员赶紧和田小娟取得联系,田小娟同意凌正代为签字。

凌正在各种各样的不知道内容的纸上签了名字,自己也不知道要担什么责任,反正要签的都签了,似乎邱师傅的生命在自己手上似的。事实上,看不看内容的又能如何?不签就不给手术,晚一秒,邱师傅的危险就打一分。

手术是介入疗法,从手腕处切开一个口子,置入导管进行治疗。危险性相对较小。凌正和小张在手术室外等着。田小娟在她姐姐的陪同下,赶到医院。凌正迎上去简单介绍了情况。田小娟,四十多岁,个人挺高,也很壮实,一直戴着口罩;田小娟没有正式工作,在超市当营业员。邱润之有一个女儿在上初中,一个家全靠邱师傅养着。田小娟似乎是从来没接触过类似的事情,站在手术室外一声不吭,在流眼泪。有些无助。她的姐姐看上去,像是单位的管理人员,打扮的很有气质,容貌也姣好,显得年轻,似乎是田小娟的妹妹。邱师傅的治疗费用也是她交的,看起来家庭条件很好。

这时,郭龙腾也赶到了医院,凌正向田小娟和她姐姐介绍了郭龙腾。“这是PG电子领导,是PG电子郭主任。”郭龙腾顿时成了家属和职工的中心,这种感觉很好!

田小娟姐姐向郭龙腾表示了感谢!讲幸亏送医及时,否则命都没了。郭龙腾说,PG电子单位正在搞家文化建设,对职工身体健康情况很关注,工区都知道每位职工有哪些疾病,需要采取哪些措施……郭龙腾讲的一身劲,凌正在椅子上闭眼休息。

这时田小娟接了一个电话,然后就怯懦懦地向郭龙腾说,听他们说,邱润之这种情况应该算工伤,家里是不需要掏钱的。郭龙腾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,看了看旁边的凌正。凌正视似乎还没睡醒。

凌正看郭龙腾不答话。接过田小娟的话说。“PG电子认为这不是工伤,工伤工伤,首先你得有伤!邱师傅这不是伤,而是病,心肌梗死,对吧?其次,如果算是工伤,PG电子也不会受什么处罚,不会不给报的。当然,你可以咨询搞医保的专业人士,也可以咨询律师。”场面一度很尴尬。

郭龙腾连忙说:“是的是的,能报不会不给报的。瞒报的话,PG电子公司也不会同意!”

“我听他们说的,我也不懂!我相信你们”田小娟说。

“手术很成功!人也没有什么危险了”医生出来告诉家属。

郭龙腾和凌正也松了口气。“单位还有事,PG电子就先会回去了,小张留下来帮你的忙,有什么困难联系我。”郭龙腾向田小娟和她的姐姐告了别。

有了共同的奋斗,共同的经历,两人关系似乎好了些。出了医院,郭龙腾说:“走,到中午了,我请你喝牛肉汤。”

凌正也没有推辞,就和郭龙腾来到刘家牛肉汤店。一人一碗汤、两块油酥烧饼,一瓶可乐。牛肉汤和油酥烧饼是舜耕山市的特色小吃,是凌正从小吃到大的,但总觉得没有以前的味道了。

这次竟然是郭龙腾抢先付了钱,凌正很惊讶。“老同学,有个事请你帮个忙!”郭龙腾说。

又付钱,又是老同学的,想干什么?“有话说,有屁放!”凌正说。

“你那个水泵启动柜远程控制系统能不能加一个我的名字。第二、第三研发人都行!”郭龙腾讨好地说。“你看,明年,我要聘工程师,缺这个创新成果,不给聘呀。”

水泵启动柜远程控制系统是凌正研发的一个创新项目,公司六十多座铁路下穿立交桥,一百多台排涝水泵,维护难度较大。一旦水泵故障,就会造成铁路桥下积水,中断交通,经常也会有汽车淹在水里,造成企地矛盾。凌正通过移动信号的传输,实现远程控制,不仅能及时发现故障,而且大大减少了人力。这个项目大概率能够获得集团的创新成果奖。郭龙腾需要一个项目,大概思考了很久了,就是凌正这个最合适。

“加就加吧,我也不损失什么?你上去了不也是好事吗?”

“对、对,我上去了,我肯定推荐你当车间主任。”郭龙腾马上允诺。

5、冬季很快就到来了,在新年的第二天,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雪,袭击了舜耕山矿区。整个矿区铁路,到处都是皑皑白雪,美丽的景色在矿区铁路变成了魔鬼,露出獠牙,严重阻碍铁路运输的安全。

杜段线跳闸!毛古线也跳闸了!六座车站单回路供电,严重影响铁路运输安全。这两天,冯庙车间班子成员都没有回家,郭龙腾立即组织人员巡线。凌正带领两名职工,从杜集站巡视到段湾站,全程17公里,而且需要步行巡视。脚下根本就无路,在铁路线路上走。每走一步都是第一个脚印,每走一步,都是雪深及膝甚至雪深及腰的。可以说每一步都是一种艰难!每一步都是一种坚韧;每一步都是对企业的无限忠诚!

凌正三人从早晨走到晚上;从没有放弃的念头。暴雪一直下。裤腿是湿透了;那是靴中的雪在融化!内衣也湿透了,那是背上的汗水在蔓延。很是劳累饥渴,凌正躺在皑皑的白雪上,任由雪在脸上融化!那是一种美好的意境。晚上,回到站里,已经是十点多了。食堂也关门了,站里的同志就拿出电饭锅,给凌正他们下起方便面。晚上的一顿饭!他们3个人,竟吃了17袋方便面,两袋火腿肠!这是饿到什么程度才有的结果。

郭龙腾在车间也是不安,但知道已经找到故障点了,心里还是很轻松的。六座车站单回路供电,压力很大,一旦再停电,就直接影响行车了。

第二天,郭龙腾亲自组织人员到现场进行了抢修…….

6、阳春三月,是最美好的季节,一切都是葳蕤蓬勃的样子。

公司组织部下来考察干部了,要求段里推荐副科级干部。郭龙腾满脸的笑容,已经掩盖不住心中的兴奋了。见谁都主动打招呼,尤其是见到车间级管理人员更是很热情,都是哥呀弟呀的叫。

终于如愿以偿,经推荐,郭龙腾成为副段长的推荐人选。就等着组织来考察了。

组织部没来,纪委的倒先来了。“出事了,段纪委要下来查案子了!”仲广辉紧张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郭龙腾。

“查案子,查什么案子?”郭龙腾也很紧张,急切地问。

段里通知PG电子四个人不要外出,过一会就来人。

段纪委副书记张宏杰带人来到车间。来核实两件事。一是李德才、黄华清等四名职工去年9月份的奖金比其他职工高出500元左右什么怎么回事?二是堆在冯庙电工班后的废旧物品到哪去了?

纪委这些人,显然是经过前期调查了,是有备而来。和仲广辉的谈话很简短,也很简单。那就是,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第二位谈话的人竟然是凌正。在凌正的印象中,每个月都开班子会分奖金,就是九月份,郭龙腾说太忙就不开了,奖金是正常分配,没什么好讨论的。

给职工加奖金的事是有的,比如不当班期间来加班,每个班加200元,到其他工区技术支援,每天也是200元。至于这4个职工每人加500元的事,凌正还真不知道。

面对纪委张书记,凌正说,这两件事自己确实不知道。废旧物品的事,自己没有关注,有责任,是失职行为,愿意接受处罚。当然,纪委查的点不在这儿。

和郭龙腾谈话的时间最长。直到中午吃饭时间还没出来。

12点多,终于出来了。郭龙腾耷拉着脑袋,一脸的沮丧。恶狠狠地看着凌正。“这下,你满意了吧?”

凌正一脸的懵逼,不知道怎么回事?“怎么了?”

郭龙腾并没有理会凌正,默默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,把门关了起来。

车间的工作好像停止了,除了各工区职工正常上班外,已经不进行任何作业了。

在艰难中度过两天,段里通报出来了。郭龙腾给职工多做奖金,套出两千元钱,购买了油漆。废旧物品被郭龙腾给卖了,卖了四百六十块钱,用于车间的零散花销了。

组织部的文没有下,纪委的处理意见下来了。郭龙腾撤职处理,调到段技术科任科员了。仲广辉被调整到段党群工作部任副部长。

车间由凌正主持党政工作。

李舜副主任见了凌正,满脸带笑地喊了句“恭喜你,凌大主任!”

凌正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面对新的岗位,面对郭龙腾留下的烂摊子,凌正陷入深深的沉思。

在他的日记里写下这样一段话:新的工作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挑战和困难,有时PG电子可能会感到迷茫和无助,甚至开始质疑自己的价值和意义,然而,在这个时候,阳光总会穿透乌云,照亮PG电子的道路,给PG电子带来希望和力量。




撰稿:姚秀东

编辑:芮峰

审核:秦建华

置顶
澳门尼威斯人(中国)有限公司官网
网站地图 XML
友情链接 LINES: